关键词推荐:专利、知识产权、商标、版权

首页 >> 法规政策 >>经典判例 >>知识产权 >> 2014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
详细内容

2014年度广东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

 

 

  涉及QQ软件的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案件简介】

  1998年12月,谢建平等人作为发明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采用全数字码给上网的计算机分配地址的方法”发明专利申请,于2001年11月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98122785.6。该专利的权利人于2008年5月变更为谢建平、张安菽、魏蒙恩及冯成。2012年,香港居民谢建平、冯成和美国公民张安菽、魏蒙恩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QQ即时通讯软件及QQ号码(或者账号)实现即时通讯的方法等同于4人所有的专利方法(采用全数字码给上网的计算机分配地址的方法),并要求腾讯公司立即停止对其发明专利权的侵犯。对于双方争议,法官运用停车楼、楼层号、汽车、车位间的对应关系作比喻,从而形象地解释了两种方法的区别,并最终确定腾讯公司未构成侵权。

  【点评】

  本案系首例涉及即时通讯领域软件号码编制技术与上网计算机地址分配的关系问题的民事纠纷。由于案涉该领域的前沿尖端、疑难复杂专业问题,案件技术难度高,且所涉腾讯QQ是全球即时通讯领域内的知名品牌,用户数量过亿,对行业发展影响重大,审判结果将影响我国乃至全世界即时通讯产业的发展,故该案在立案之初,即引起业界的高度关注。二审法院通过详细论证,并以停车场与车辆关系为比喻,对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与涉案专利的根本区别进行了准确而深入浅出的论述,作出了公平合理的判决,社会效果良好。该案充分体现了当前我国法院在解决疑难、复杂案件上的高超审判能力,充分彰显了知识产权法官的专业性和服务大局的能力。

  中国电信与乐视网等信息传播权案

  【案件简介】

  原告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第三人上海百视通电视传媒有限公司涉IPTV三网融合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本案中,原告享有电视剧《男人帮》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第三人上海百视通电视传媒有限公司合作经营的IPTV业务,未经许可上传了电视剧《男人帮》,供IPTV用户观赏。该案涉及IPTV三网融合新技术的查明、回看服务的著作权法定性、被告与第三人属于合作共同侵权还是属于帮助侵权等复杂的问题。深圳市福田区法院一审在查明IPTV三网融合复杂的技术原理的前提下,认定回看服务受信息网络传播权调整,被告与第三人构成共同侵权,由于原告放弃追究第三人的法律责任,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万元。一审宣判后,被告和第三人不服提出上诉。2014年4月,深圳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点评】

  IPTV著作权案件属于我国“三网融合”新技术背景下的前沿性案件。深圳两级法院通过对案件的审理,清晰地界定了IPTV新技术传播与著作权侵权的边界,从而为IPTV新商业模式的发展确立了著作权保护的游戏规则,实现了司法定分止争的功能。

  好又多超市与刘念龙等商标权案

  【案件简介】

  原告及其关联公司在广州、杭州等35个城市开展百货超市经营业务,各地上百家超市均冠有“好又多”名称。2009年11月18日,张家港公司与刘念龙签订《连锁商店协议书》,约定刘念龙使用张家港公司的商号进行经营一切耗材等。2010年8月12日,刘念龙个体经营的广州市白云区同和好又多超市永泰店经核准注册成立。其门店、价格标签、促销海报上“好又多”三字的字体与其他汉字字体明显不同且明显大于周围汉字。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其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变更企业字号、赔偿经济损失等。一审法院判决被告停止突出使用“好又多”三字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5万元。张家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广东高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被告简化使用、突出使用“好又多”字样,容易造成相关公众误以为该超市是原告开设的超市,或者误以为该超市与原告之间存在特定的关系,被告的行为明显属于搭原告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涉案商标商誉的行为,造成了相关公众混淆、误认,侵害了原告涉案商标权。据此,二审法院判决驳回起诉,维持原判。

  【点评】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一直以来将商场、超市明确排除在第35类“替他人推销”服务类别之外,司法审判实践中也对商场、超市属于哪类服务类别存在较大争议。本案基于对市场实际与相关公众普遍认知的事实,结合《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前后版本的内容变化,认定商场、超市服务属于分类表第35类“替他人推销”核定服务项目,从而解决了这一长期困扰司法审判的问题。

  肇庆金鹏酒店与音著协著作权案

  【案件简介】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下称音著协)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下称音集协)与肇庆金鹏酒店有限公司(下称金鹏酒店)于2011年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及服务合同》,约定金鹏酒店支付版权许可费后,可以使用音乐作品用于卡拉OK;使用期限自2011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同时约定合同期限届满之前一个月内任何一方未以书面形式作为相反意思表示的,则本合同自动续订一年。金鹏酒店根据音著协和音集协的通知,如期支付2011和2012年度的版权费。音集协自称曾在合同期满之前通知金鹏酒店解除合同,故金鹏酒店2013年无权继续使用音乐作品。金鹏酒店否认接到过相关通知,并表示同意续订合同,愿意按通知交纳2013年度版权费。2013年5月音著协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金鹏酒店立即停止侵害《西界》等音乐作品的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金鹏酒店立即停止侵害著作权的行为并赔偿音集协经济损失。金鹏酒店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音集协的诉讼请求。

  【点评】

  本案涉及对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违反强制缔约义务如何规制的问题。如果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以使用者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侵权诉讼,使用者提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拒绝以合理条件与其订立许可使用合同的抗辩,人民法院应当对抗辩事实进行审理。如果确认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违反强制缔约义务,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侵权不成立,但应当要求使用者支付合理的使用费。

  深圳市小肥羊商标权案

  【案件简介】

  周一品公司在门店招牌、服务员的胸牌及点菜单上使用“一品肥羊”标识;在门店指示牌有使用“周一品小肥羊”标识等;同时在域名为www.zypxfy.com的网站上,除使用上述标识外,注明版权所有:深圳市一品小肥羊餐饮连锁集团,……一品小肥羊官方网站。该网站提供 “一品小肥羊餐饮连锁”加盟登记表,并介绍“一品小肥羊”特许连锁店加盟程序。周一品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根据地区不同,将加盟店分为ABCD四类,分别收取40万元、30万元、20万元、10万元的加盟费。小肥羊公司认为,周一品公司在其商业活动中使用和许可他人使用“小肥羊”标识和企业名称,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侵害小肥羊的注册商标,并构成不正当竞争,2012年遂向法院提起诉讼。一、二审法院裁判认为:周一品公司在先并持续使用“小肥羊”文字标识,是周一品公司据以主张合理、正当使用相关商业标识的事实基础。综合相关证据与本案情况,法院认为周一品公司的先用权主张不能成立,最终判决周一品公司立即停止相关商标侵权行为与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小肥羊公司经济损失90万元和合理维权费用10万元。

  【点评】

  商标法意义上的先用权存在两个要件,其不仅要求在先标识在注册商标申请注册前业已存在,还要求该标识在一定范围内具有一定影响。与此同时,现行商标法对这种先用权的行使和容忍是有限度的:该标识只能由原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而不得超出该使用范围许可或转让给他人使用。否则,将导致该先用权被滥用而加剧该在先使用的标识与注册商标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冲击我国遵循的商标注册基本制度,助长市场竞争的无序发展。

  恒大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件简介】

  原告杨汉卿在第41类“讲课;组织竞赛(教育或娱乐);组织文化或教育展览;组织体育比赛;组织表演(演出)”中获得“”商标注册后许可给新范公司使用。新范公司为文艺交流、教育咨询单位性质。被告恒大足球学校系恒大集团创办,在学校成立后即在平面媒体和其与恒大地产集团的网站以“恒大皇马足球学校” 名义发布招生广告、进行宣传。西班牙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主席及基金会主任分别出具声明,基金会有权使用俱乐部的知名商标皇家马德里等;基金会与恒大足球学校合作在中国广东省建立和促进在基金会教育经验及教育方式基础下培养足球运动员的足球学校。上述两份声明办理了认证手续。原告委托律师向恒大足球学校、恒大地产集团发律师函无果。起诉前,原告与案外人举办 “皇马”杯乒乓球大赛使用了原告商标。恒大足球学校的被诉“侵权”方式均为将该校名称称为“恒大皇马足球学校”。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二审补充查明了恒大足球学校与西班牙皇马方面合作等事实,认为恒大足球学校未将“皇马”二字突出使用,未将“皇马”二字作为商标使用,而是作为学校名称的组成部分使用,其使用不是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两者构成要素不近似;皇马在足球领域的指向众所周知;相关公众不会混淆二者;“恒大皇马足球学校”是对恒大足球学校办学主体和办学优势的客观表述;且杨汉卿和北京新范文化有限公司不能证明恒大足球学校行为对其造成了损害,纠正了一审判决在论理方面存在的不当之处,并强化了裁判的说理论证,在此基础上,2014年5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裁判结果。

  【点评】

  判定不规范使用名称行为是否侵权,应从使用的原因、目的、方式考量其使用的正当性;从其是否构成商标性使用、商标侵权的构成要件以及混淆标准全方位考量其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从双方是否具有竞争关系,被告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是否直接损害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得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结论。

  去哪儿网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件简介】

  广州市去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与北京趣拿公司相近。2003年6月6日,“quna.com”域名登记注册。2009年5月26日,广州去哪公司经核准变更为现名,“quna.com”域名也随即转让给公司。公司随后注册了“123quna.com”“mquna.com”域名,并使用“去哪”“去哪儿”“去哪网”“quna.com”名义对外宣传和经营。2011年4月25日,北京趣拿公司以广州去哪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一、广州去哪公司停止使用“去哪”作为其企业字号,停止使用“quna.com”“123quna.com”“mquna.com”域名,并限期将上述域名移转给北京趣拿公司。2014年3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广州去哪公司对域名“quna.com”享有合法权益,使用该域名有正当理由,不符合该条第三个要件,即“(三)被告对该域名或其主要部分不享有权益,也无注册、使用该域名的正当理由”,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关于广州去哪公司停止使用“去哪”企业字号及“去哪”等标识的判项;撤销了“广州去哪公司停止使用‘quna.com’‘123quna.com’‘mquna.com’域名,并限期将上述域名移转给北京趣拿公司”的判项;并把赔偿数额相应调整为人民币25万元。

  【点评】

  权利冲突的实质是利益冲突,重新确定和明晰权利边界的过程是一个对冲突着的利益进行衡量和取舍的过程,体现了法官的价值取向。解决知识产权权利冲突的原则是,保护在先权利与权利共存并重。

  塑料盒盖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

  【案件简介】

  泛爵公司是ZL200930238673.0“塑料盒盖(圆形)”外观设计的专利权人。被告强宏达公司的独资股东为香港公司,在该香港公司所有的网站(http://www.stronger-hk.com/)上有被诉侵权产品图片。2013年3月18日泛爵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强宏达公司立即停止对泛爵公司专利权的侵犯,立即删除网站上有关侵权产品的信息。二审法院认为,涉案网站的所有者为境外企业,网站使用语言为英文,没有任何中文内容,域名不包含“.cn”等特别标识中国区域的字符,故综合以上因素,不能确定网站宣传、展示行为是针对中国大陆市场作出的。至于中国大陆地区事实上是否有人关注该网站,并不直接影响本案许诺销售地域范围的认定。二审遂改判: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知民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二、驳回泛爵投资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点评】

  若简单地以互联网的开放性为由,将网站上的宣传、展示行为视为全球范围的许诺销售行为,则对许诺销售行为作了过于宽泛的认定,导致专利权保护地域性限制的落空。许诺销售行为本身是一种商业活动,其行为应当具有商业理性,符合商业常识和惯例。涉案网站的所有者为境外企业,网站使用语言为英文,没有任何中文内容,域名不包含“.cn”等特别标识中国区域的字符,故综合以上因素,不能确定网站宣传、展示行为是针对中国大陆市场作出的。至于中国大陆地区事实上是否有人关注该网站,并不直接影响本案许诺销售地域范围的认定。

  “一站到底”电视节目改编权案

  【案件简介】

  长江龙新媒体有限公司(下称长江龙公司)是“《一站到底》益智答题电视节目作品样本”(下称“《一站到底》电视节目样本”)以及“一站到底logo”的作者、著作权人。长江龙公司以段利军、北京掌游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掌游公司)在www.yizhandaodi.com以及“一站到底OL官方微博”上发布“一战到底(官方)”游戏App、“一战到底”游戏App、“一站到底(官方)”App等侵权游戏软件,侵犯其对“《一站到底》电视节目样本” 以及“一站到底logo”作品改编权为由,提起本案诉讼。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段利军未经许可,以改编的方式使用原告长江龙公司享有著作权的“《一站到底》电视节目样本”文字作品,被告北京掌游公司通过www.yizhandaodi.com以及“一站到底OL官方微博”对“一站到底”游戏App进行推广使用,均侵犯了长江龙公司对“《一站到底》电视节目样本”文字作品所享有的改编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据此一审判决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长江龙公司经济损失及相关合理费用支出15万元。段利军、北京掌游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

  【点评】

  改编作品是对原作品的改变,是在原作品的基础上进行二度创作而形成的新作品。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改编不仅指在不改变作品基本内容的情况下,将作品由一种类型改变成另一种类型,还包括将作品进行扩写、缩写和虽未改变作品类型但进行了独创性的改写。

  谢汝周等人假冒注册商标罪案

  【案件简介】

  2008年3月至2012年3月间,杜高公司在没有获取多米诺公司授权的情况下,生产、销售外形与多米诺A200相似的喷码机,改装多米诺原装E50型喷码机后销售,同时还生产销售标示有“for domino”字样喷码机零配件。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谢汝周等十四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上诉后,二审法院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该案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理。重审后,重审法院认定被告人谢汝周等十四人生产、销售涉案喷码机零配件的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但生产、销售A200型、E50型喷码机的行为属于假冒注册商标行为,并据此判决各被告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2014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重审二审判决,认为本案中由于“喷码机”并非《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所列商品名称,故应当从商品的功能、用途、主要原料、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相关公众的意见等方面分析,据此认定本案各被告人生产、销售的“喷码机”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不属于同一种商品并判决各被告人构成无罪。

  【点评】

  假冒注册商标犯罪中,被告人生产、销售的商品与权利人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是否为“同一种商品” 涉及罪与非罪的认定。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同一种商品”的认定应当从商品的功能、用途、主要原料、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相关公众的意见等方面分析认定。